快3平台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人才招聘
你的位置:快3平台 > 人才招聘 > 呼兰也要消失吗

呼兰也要消失吗

2022-11-21 11:25    点击次数:92

《脱五》完结了,《一年一度》停播了。

我们的笑声再次陷入停滞。

而争议却仍在发酵。

尤其是大王归属——

从人选来说,鸟鸟会比呼兰更合适吗?

从时机来说,呼兰现在才拿冠军晚了吗?

△ 出自知乎答主:跳舞

Sir 觉得这种质疑背后并不只是吐槽。

从开分跌破及格线,到选手自嘲 " 最水大王 ",节目今年所遭遇的尴尬处境,已然不是一两个选手,甚至节目本身能改变的。

我也不想成为史上评分最低的一届

脱口秀大会的冠军

那样的话

我就是最水的一届冠军

它更多来自一种喜剧观众的怅然若失。

所以今天不只是对所有质疑的复盘。

Sir 更想把眼光放长一点。

看看。

呼兰们的 " 结局 "。

01

为什么是呼兰

2018 年,笑果参与主办了第三届国际喜剧大赛,李诞是评委席一员。

当时制霸北京线下脱口秀的厂牌 " 单立人 ",暗暗带着与笑果 PK 的目的来到了上海。

最终," 教主 " 刘旸以一套《二十四孝》的段子获得大赛冠军。

对于北京 vs 上海之战来说,赢是赢了,但他们并没能因此一战而走向对方。

反而——

在后台等待颁奖时,教主还想着," 这回应该能认识李诞了吧,很喜欢看人家的书,一起聊聊天,交个朋友 "。李诞走进来,直接跳过他,走向未进前三的呼兰说 " 我最喜欢你的段子。"

出自《人物》 发表于 2022 年 5 月 10 日 作者 谢梦遥

可以说,李诞对呼兰的脱口秀表演风格和形式,是有一种个人的偏好在里面的。

许是,他看到了呼兰身上的干劲、反骨,且是个足够稳重的演员。

随后一年,呼兰登上《脱口秀大会 2》舞台。

他段子里一上来所迸发出来的不服气,成功戳到互联网的 G 点,成为大家争相传播的片段。

全是 " 大实话 " ——

我甚至都不觉得我是爱脱口秀

我就是爱比赛

我爱战斗

甚至叫板地喊出了 " 友谊第一,建国第二 " 的口号。

这句话居然一语成谶,王建国最后排名第二,呼兰第四。

可以说,按照当时笑果演员里的 " 排兵布阵 ",像呼兰这样具有高学历、留学经历、长相讨喜、人设性格稳定的演员,的确没有。

他身上还自带丧感——

大部分都是卧薪尝胆

出去被干

回来继续尝胆

最特别的是,在他身上还带着一种 " 精英感 "。

本该是高大上的华丽身份,却被自己给 " 作 " 没了。

他谈股票,却次次炒股失败;

他谈内卷,却是 " 因价而异 ";

他说着自己曾经留过学,却讲述着卷面满分 100 的数学,自己却考了 5 分的故事。

他谈论特殊时期的生活,说自己要下楼做核酸了,才尴尬地发现裤子刚洗没干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表情也实在太逗。

聊到自己是如何从美国的一个高薪闲职,回国创业,辞职干脱口秀,一步步越干越累,钱还越来越少时。

每做出一个向下 " 出溜 " 的选择,他都用了这样的一句话:‍

我看过很多历史

也读过不少兵法

那一刻我还是上头了

他有学问,有胆识,但还是抵不过 " 上头 "。

望向之前的几季脱口秀大会。

王建国输出能力强却不稳定,好不容易在《脱 5》又重回大众视野,却还是只能半途而止;

杨笠、思文、颜怡颜悦,在这一季里表现尚可,但女性主义的论题在前几季的铺垫下,如今属于雷区,多多少少让演员无法在线上展现真实的实力;

庞博、程璐,略显疲态;徐志胜、何广智的颜值梗还能走多远 ?

呼兰的出现和到来,是《脱口秀大会》一季季走到现在 5.5 分的局面里不会出错的最优解。

这大王,更像是它需要呼兰,多过于呼兰需要它。

他不是最佳的 100 分,但平均 90 分,也足够了;

他的段子作为互联网嘴替,着实大胆敢讲,也可以了。

一个人缘好的老 OG,如今的作用更像是李诞的白帝城托孤,为这时的《脱 5》赶紧扎上绷带。

让它顺利能拖延到下一季,功不可没。

02

大王的代价

接着上一段开头的故事。

4 年后。

单立人与笑果都有了不同的发展。

单立人的六兽、石老板首先走向了米未,在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里找到了自己线上的出路。

那个被李诞 " 无视 " 的刘旸,在《喜剧大赛 2》里,成立 " 老师好 " 小组,贡献了这一季里第一个 " 开门红 " 的作品。

虽然后来被土豆吕严的《进化论》淘汰,但也是终于迈出成为 " 脸熟 " 演员的第一步。

《脱口秀大赛》不再是国内单口演员的唯一线上舞台。

单立人的向外出走,笑果人在比赛中的疲态,如今国内脱口秀的青黄不接 …… 观众都看在眼里。

Sir 很难给脱口秀演员该登上什么样的 " 舞台 ",下一个绝对的定义。

商业角度,大王必然会抬高身价。

《脱口秀大会 3》结束后,根据 @娱乐独角兽 的不完全统计,呼兰在近两个月里的商务品牌活动已经有 8 家;

2021 年,庞博、杨笠、王勉、呼兰四个人加起来总共参加综艺 27 档,四人参加的品牌活动以及代言活动在 46 次及以上(数据来自 ©胖鲸)。

甚至还有谣言说呼兰出场费 500 万,自然也被他编进了段子里。

可就从呼兰个人的创作空间来说。

他是被 " 剥削 " 的。

甚至很多 " 呼兰们 " 在一年一次的《脱口秀大会》与其他综艺的录制上,都出现了 " 没时间写段子 " 的情况,今年尤甚。

决赛里,他说 " 这一轮已经没有素材,我都去赶集了。"

段子来源,确有其事。

网友在小红书上找到他们喝羊汤的照片。

很可惜的是,他与徐志胜 " 赶大集 "、喝羊汤的事儿,推导出的笑点不过又是再一次 cue 回了徐志胜的长相上,并没有之前段子的精彩和巧妙。

而他的 " 再赶五分钟脱口秀大集 ",从文本看,是在将 5 分钟的段子 " 商品化 ",成为每年来脱口秀大集上招呼观众来凑个热闹,随便看看的小商品。

虽然有 " 笑果 ",但细着听,有些悲伤。

在这条跑道里,演员们想要表达的空间被压缩,想要表达的内容剪辑、删减,表演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受限。

可以说,线上的演出让演员们囿于这台上表演的五分钟。

要在 5 分钟里说清论点,加上出梗,甚至与众不同,这不仅仅是演员们创作的天花板,也是他们四周的承重墙。

综上——

" 大王 " 之路是一条单向道,并不适合所有演员。

像梁海源的这一次比赛,将自己专场《坐在角落里的人》里压轴的梗挑出来比赛,舞台效果不如在现场的好。

这一届梁海源也声明,从此会退出比赛,专心做好专场。

去年,周奇墨也将自己专场的段子做决赛冲刺最后的 "5 分钟 ",但巧妙的是他模仿了杨波、王建国、张博洋,以这种方式炸了场。

而这一次,呼兰在最后决赛的两场比赛里。

若是论段子的结构、内容,记忆点着实是不如鸟鸟、毛豆。鸟鸟的 " 中悲、大悲、超大悲 ",毛豆的 " 中华小当家 ",也都是从自己的经历与人设出发,有真实感。

难道呼兰的段子 " 失真 " 了?

Sir 认为,还得是看这句戏言——

我想做大海

在他接受笑果工厂的《从段子到段子》采访,他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:在大海看着人走人来,潮起潮落,这些都不是个事儿。它不觉得是个事儿,是因为它活得久,看得久。

" 我没办法,我时间能拉到多长呢。我还能有几个十年,几个二十年?"

这一年里,很多人的时间都被浪费了。

这是呼兰的痛处,也是所有爱喜剧的人的痛楚。

所以到了这一年、这一季,大王是谁,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如何能结束 " 大王 " 的消耗,让荣光慢慢淡去,让演员能从商务里抽身,回归到日常的创作中,让创作与演出有着良性循环。

是观众、演员本身就已经非常着急的需求。

这也是李诞在节目尾声时所表达的 " 野心 ":" 脱口秀做到第五季,我还是觉得太少了。"

野心是打引号的——

李诞再清楚不过,节目、行业、生态,如今远不是最理想的状态。

而对于向来都是 " 人间清醒 " 的呼兰来说,喜剧是什么。

他也看得明白。

我觉得笑是生活的麻药

生活向你开刀

就是让你麻那么一个小时

麻药 麻药 它不治病啊

不要高估自己

麻药,不过就是生活中的安慰剂,5 分钟、半小时、或是一个专场之后,脱口秀能改变什么。

也如周奇墨在《圆桌派》里谈到的。

中国的脱口秀观众,心智上的成人很难。

我们无法让笑 " 解决 " 问题,我们只能在 " 笑 " 里麻醉自己。

如今,不过是让 " 大王 " 带着我们笑得更大声而已。

03

大王下一站?

说呼兰 " 获得 " 大王,Sir 更希望他是从 " 笑果 " 这所学校里毕业了。

细数之前《脱口秀大会》的大王,第一届,庞博,近几年,最好成绩也是去年亚军,如今还在《脱口秀大会》里流连苦战。

第二届,被互联网除名。

第三届,王勉,在获得大王之后,再也没参加之后的比赛,甚至在第四季,成了天花板上的 " 小摆设 ",之后虽然是综艺邀约不断,但正经的 " 音乐脱口秀 " 创作,丝毫不见有何进展。

说是 " 大王 ",却越发变得像 " 小鬼 "。

第四届的周奇墨,在获得大王之后的这一年,就几乎很少再露面了,就连微博也只有寥寥几条商务,和 " 仅半年可见 "。

在 11 月初,周奇墨转发了一条小鹿《女儿红》专场的巡演信息,转发语是:坐观垂钓者,徒有羡鱼情。

其中滋味,各有人知。

在之前看,获得 " 大王 " 可以趁热打铁,推专场,做喜剧,都会更自由了吧。

但,如此看成为 " 大王 " 并没能给这些脱口秀演员们获得多少荣誉和希冀的舞台。

周奇墨在大王之后,以一种 " 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 " 的潇洒转身,在《脱 5》里有专场的梁海源、小鹿,宣传自己正在巡演的专场;House、邱瑞也在节目里,预告自己未来创作专场的准备。

" 大王 " 的消失,是有迹可循的。

如果再以某种限制演员创作、表演的管理模式继续下去,那么真 " 大王 " 会越来越少,笑果的脱口秀王国也有可能岌岌可危。

呼兰之后,哪还有那么多能救世的呼兰们?

公司内部的混乱也被揭穿过:

本来是吐槽公司过于公式化刻板要求员工写段子的段子,却又被公司当作给员工解读 "OKR 是什么的 " 教材。

公司就是这样的

(说)呼兰你争取今年每天写一个新段子

我说这怎么可能

(公司说)今年你要争取冠军

我说这个好

公司说争冠军你应该怎么做

我说每天写个新段子

所以 " 大王 " 不是终点,不会是天花板。

眼前只是又一场娱乐造星运动大获成功,未来的影响却仍待考察。

呼兰在获得 " 大王 " 之前,也就已经有了 " 大王 " 的自觉。

在《某某与我》里,他聊到曾经的段子,想加入之前赵本山小品里的一句话:" 我房子装修再好,那只是个临时住所,这个小盒才是你永远的家。"

本来想着聊聊无常,万一走着走着被天上掉下来的小行星砸坑里了,就套用赵本山那句话,变成 " 整的再好,都是白费,反正那个大坑才是我永远都家。"

后来因为周围同事听不懂,劝他别讲这个段子。

呼兰说起这事儿的时候,挠了挠下巴颏,有点不好意思,又沉默了。

得失都是无常。

大家还是不太想听到这样的段子。

它不好笑。

也不好听。

对于呼兰是否要继续顶着 " 大王 " 这条路,继续走下去,或是在《脱 6、7、8》里继续角逐大王。

呼兰还没有给出答案。

可他的决心,或许也是许多同伴的心声:

不论是站在什么样的十字路口。

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。

但,步履不停。

然而。

这样的 " 决心 " 还是显得有些无力了。

《脱口秀大会》仅仅 5 季,而距离李诞与王建国相认的那顿火锅,也不过十年左右的时光。

脱口秀作为一种大众娱乐形式,还太年轻。

而当每个站上这舞台顶峰的人,都统一自觉地开始收起锋芒,左顾右盼,陷入某种沉重的自我反思时。

Sir 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至少不是我理解的 " 喜剧 "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编辑助理:小田不让切



Powered by 快3平台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